晨起,窗外便盈著濃濃的霧氣。沉寂了一夜的老城漸次的變得喧囂了起來,而那一片灰蒙蒙的煙靄,又仿佛是極知情懂意的一個,不動聲色的,將這份喧鬧適度的隔散開來。

偶遇一抹淺淡的紫蘭色,心便瞬間陷落,周遭的一切也失了顏色,她就那麼在無人的角落裏靜靜的微笑著,恬淡的神情,讓我不由停下腳步,細細的端詳。

遙遙的,有輕聲的歎息劃過耳際,秋深露重,花,終會在一場塵世的瑣碎裏凋零的吧,可是,這一季一季的枯榮不正是生命更迭的真諦嗎?誰又能說這一場遇見不是溫暖的美麗?她一定也曾這樣靜靜的恬靜過誰的眼眸,誰的心緒。

我想,於她而言,這便足夠了吧,她自有她安靜的美麗,一定不需要那些無力的憐惜,德善健髮好唔好? 她會在自己的世界裏完滿,淡然坦誠的面對生命的饋贈與所求,傾心的將一季心事盛放。

我想,不需要太多的言語,我能給予的,我該給予她的,是一個溫暖的微笑吧,因為對於生命而言,我們和一株草,一朵花一樣,都要面對自然的更替,坦誠的相待平淡如水的日子,用心過好生命中的每一天。

因了你,我才知到,相遇,是一件多麼多麼美好的事情。你的溫婉,芬芳著我盈盈空寂的詩囊,我將每片文字吟成豆蔻,將心事舞成離枝的花瓣,在一滴晶瑩的晨露上,寫下纖纖思語。

借你那抹微藍的凝眸,掬一瓢清淺,飲盡三千詩情,落筆處,是對塵世無法言說的愛和感恩。也終於知道,你帶給我的何止是一縷溫暖,那是對生命無盡的眷戀。

泊在歲月的倒影裏,每一朵自由行走的花,都有自己的行程,當風扯開光陰的篇章,季節的路口,便會吹落一些記憶的片段,溫暖每一段旅程。

喚醒心海深處最真的記憶,前塵裏,你是吹起蒹葭的那縷長風,濕疹當我與季節告別,當露珠打濕了青草的眼睛,你恬靜的笑靨,是留在我心底唯一的詩行。

當細密的歲月,將痕跡刻上我的眼角,是你讓我在那些錯綜的紋路裏讀懂了“知之而定,定而能靜,靜而能慮,慮而能得”的千古箴言。

靜靜傾聽鐘擺的從容,一任自己生動成上古的一枚辭藻,只為了,在此生這首詩裏,與你這一次美麗的相逢。

紅塵一世,情能載遠,那些歌聲老了,那些青春隱藏在時間小小的角落,你依舊是我眼裏雨中那個不帶傘的少年,陪我穿越許多記憶的屋簷,那顆孤傲倔強的心,為我存儲下太多一起走過的花樣年華。

電話那頭,溫然的提醒:丫頭,該吃藥了,記得喝水;丫頭,開車別那麼猛。我明白,那是你呵護著我的健康,擔心著我的安危。

刮著我的鼻尖:丫頭,有皺紋了,不准再熬夜了;丫頭,咱倆比賽看誰先吃完,你肯定不行啦,瘦的跟小雞子似的,哈哈。我懂得,那是你擔心我忙碌中熬壞了身體。

日子水似的在指縫間悄悄溜走,生活也正如這花兒般淡淡馨香,需要細細品味,需要用心呵護。這平淡的言語裏,終是知道,鑽石能量水 騙局這人世間有一種真實、幹淨的溫情,平淡如水,卻溫暖如春,彌漫在尋常的每一天,她並不傳奇,卻是世間的至好。

感謝你給予的那麼真切、厚重、清澈的溫暖,她就如同線裝書上逸著墨香的老舊字體,妥帖在我心脈的深處,無時無刻不散發著溫暖。

有這份傾心的相伴,我想,再遠的旅途亦不會孤單,忽然就想起你喜歡的那句歌詞:愛是翼下之風,相許兩心自在飛。

日曆慢慢變薄了,那些掉落的舊頁,如同葉子從翠綠漸次到枯黃,徐徐墜落,化入泥土,陪伴著另一些種子等待發芽,而指尖的寒意仿似提醒著人們觸摸到了冬的門楣。